<track id="bzz7z"><strike id="bzz7z"><strike id="bzz7z"></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bzz7z"></track>

      <noframes id="bzz7z">

      <noframes id="bzz7z"><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track id="bzz7z"><strike id="bzz7z"><strike id="bzz7z"></strike></strike></track>

            <pre id="bzz7z"></pre>
            423讀書月閱讀盲盒 合成詩經
            歡迎光臨中圖網 請 | 注冊
            > >
            成為梵高

            成為梵高

            “我想寫的,就是一本大家能看完的梵高?!鳖櫊數膁iyi部小說,就選擇藝術史上的不世天才梵高為主角,以其人生最后四年和最后兩天為線索,提示藝術家畢生追求的奧秘。

            作者:顧爺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出版時間:2021-03-01
            開本: 16開 頁數: 408
            讀者評分:5分1條評論
            本類榜單:傳記銷量榜
            ¥11.3(1.7折)?

            預估到手價是按參與促銷活動、以最優惠的購買方案計算出的價格(不含優惠券部分),僅供參考,未必等同于實際到手價。

            中 圖 價:¥19.0(2.8折)定價  ¥68.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成為梵高 版權信息

            • ISBN:9787559649416
            • 條形碼:9787559649416 ; 978-7-5596-4941-6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第1版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成為梵高 本書特色

            1.這是顧爺的首部小說,也是顧爺寫過“字*多”的一本書。多到什么程度呢?一看你就停不下來,卻又能一口氣從頭讀到結尾,不會覺得太短不盡興,也不會錯過第二天一早的地鐵。
            2.這不是一本梵高生卒大事記。梵高短暫的一生已被無數作品寫光了。所以,這本書不會從他出生那天講起……顧爺拎出了兩條線索,一條寫梵高人生的*后四年,另一條寫他生命中*后的兩天。在*后四年,一場改變世界的運動正在書寫歷史。在生命中的*后兩天,梵高終于領悟了所有藝術家畢生追求的奧秘。在本書*后三章,你會知曉一切。
            3.在割耳、自殺之前,梵高到底看到了什么?梵高生前的每一件事后人都很熟悉,可如果仔細推敲就會發現,全部都是迷!本書提煉出三個關鍵人物,跟著他們,你就能找出一連串謎題的答案,或者,發現另一種答案。
            人物1:梵高的朋友.加歇醫生
            成功的畫家都有一個精彩的故事。比如,持續不斷的緋聞。又比如,策劃一場虛構的自殺。面對梵高這樣一個潛力股,加歇在想什么?
            人物2:梵高的弟弟.提奧
            有一種傳聞,梵高的畫不是沒人要,是提奧一直壓著不賣。如果他肯去“帶帶貨”,也許梵高早就紅了!事實是這樣嗎?提奧到底對梵高如何?
            人物3:一個女人.蓋比
            蓋比不只是梵高喜歡的女人,她可能是所有印象派畫家共同的女人。每一個有本事的畫家都跟她有著各種微妙關系。所有人都認識她,卻沒有人了解她的全部。梵高人生中的每一步看似隨意突然,實際同蓋比有莫大的關系。

            成為梵高 內容簡介

            在上一本書的簽售會,
            有一個德高望重的記者問我還打算寫什么。
            我說,梵高。
            她非常驚訝:“市面上有那么多寫梵高的書,為什么還要寫?”
            我反問:“市面上那么多梵高,有哪本您看完了呢?”
            她想了想:“那倒還真沒有?!?
            我說:“我想寫的,就是一本大家能看完的梵高?!?
            窮困、瘋狂、自殺、生不逢時……
            在梵高的故事中,我們都知道他*終會死,甚至比法醫還清楚。
            但相比他的結局,真正精彩的是他活著時的故事——
            一個個我們本以為熟悉卻充滿懸念的謎團。
            比如,他要在巴黎顛覆印象派,為何又離開巴黎?
            那一晚他原本在床上,為何忽然跑到街上割了耳朵?
            小鎮居民與他關系一向不錯,為何翻臉聯名將他驅逐?
            如果他真瘋了,為何主動請求去精神病院?
            一年多之后他已經恢復正常,又為何開槍自殺?
            他要殺的是自己,還是另有其人?
            這本書并沒有打算顛覆大部分人對梵高的印象。
            他畢竟是一個真實存在過的人。
            我能做的,只是盡可能全面地搜集他的一切,
            將這些真實的碎片用想象和推理串起來,
            寫一本讓您能從頭讀到結尾的梵高傳。

            成為梵高 目錄

            1 一只名叫雨果·范德高斯的蜘蛛 / 001
            2 一只破皮箱 / 009
            3 噢!我的煙斗! / 026
            4 吃土豆的人 / 037
            5 白衣少女 / 054
            6 囚鳥 / 060
            7 瘋子 / 074
            8 蒙馬特公墓 / 088
            9 自殺 / 097
            10 只會抄襲的垃圾 / 105
            11 杰作 / 118
            12 受精卵 / 127
            13 南方的陽光 / 141
            14 開了一槍 / 148
            15 午夜咖啡館 / 165
            16 阿爾勒美女 / 180
            17 黃房子 / 204
            18 保羅·高更的點子 / 210
            19 你都經歷了什么? / 221
            20 大碗島奇跡 / 227
            21 二號 / 244
            22 Muse女神 / 255
            23 瑞秋 / 267
            24 小巷印象派 / 276
            25 一類人 / 288
            26 我們都愛著同一個女人 / 295
            27 巨型屁股 / 322
            28 左輪手槍 / 339
            29 大人間的對話 / 352
            30 小文森特 / 361
            31 向日葵 / 369
            32 杏花 / 375
            尾聲 / 385
            后語 / 391
            展開全部

            成為梵高 節選

            第二十八節 左輪手槍

            “我想,那次真是把她嚇得夠嗆了?!?
            文森特半臥在加歇醫生的沙發里,回憶著一年半前初次發狂的那個夜晚。
            加歇醫生的辦公室亂得像個古董商店,墻上掛滿了各種油畫、銅版畫,幾乎沒留出一點空隙,這些都是加歇醫生業余時間的“即興發揮”。
            “對不起,文森特,你說嚇得夠嗆,指的是誰?”
            加歇醫生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膝蓋上放著一個白色的文件夾,鼻尖夾著老花眼鏡,正在一本小本子上寫著些什么。
            “高更……還有瑞秋?!蔽纳卣f
            加歇醫生沒有抬頭,只是用眼神瞟了他一眼,手中的筆一直沒有停下。
            “瑞秋是那個妓女,對嗎?”
            “對?!蔽纳卣f得很輕
            “據我所知,你把整個小鎮都嚇壞了?!?
            文森特沒有接話,兩眼一直盯著天花板。
            加歇醫生看了他一眼,停下了手中的筆,合起本子放在文件夾上。
            “文森特,你準備好了嗎?”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專業。
            “準備好什么?”
            “聊聊那天究竟發生了什么?!?
            文森特沉默片刻……“我們不是聊過好多次了嗎?”他指了指加歇醫生膝蓋上的白色文件夾:“而且病例上也都寫了吧?”
            “確實,”醫生將膝蓋上的文件夾放到了地上,但本子依然攥在手里:“不過每次都只聊到你把自己的耳朵交給了那個妓女,就沒有再繼續下去了?!?
            文森特嘆了口氣,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已經不復存在的左耳,傷口雖然早已愈合,但卻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可怕的疤痕。
            “那件事已經過去一年多了吧?”加歇醫生說:“我想你應該已經準備好正視它了?!?
            文森特并沒有接話,依舊盯著天花板。加歇醫生也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地坐著,等待他開口。房間里能清楚地聽見座鐘有節奏地打著拍子滴嗒、滴嗒、滴嗒……
            “我想我出現了幻聽?!蔽纳卮蚱瞥聊?
            加歇醫生滿意的點了點頭,翻開本子寫了幾個字:“那是**次嗎?”
            文森特皺了皺眉頭:“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
            “是的醫生?!蔽纳嘏擦伺采碜幼屪约禾傻母娣骸拔也磺宄谀侵坝袥]有出現過幻聽,但那次,是我**次確信自己是幻聽了?!?
            “嗯~”加歇醫生在筆記本上寫下“邏輯縝密”幾個字,點了點頭:“你為什么那么確信那次是幻聽呢?”
            “呵呵~這還不夠明顯嗎?”文森特用手指點了點本該在那兒的左耳:“否則你以為我割耳朵是為什么?懶得掏耳屎?”
            “準確的說,你并沒有傷到自己的耳膜,所以……”
            “好吧好吧,我確信,是因為聽見了不該聽見的聲音?!?
            “不該聽見的聲音?”
            “是的?!?
            “你認識那個聲音嗎?”
            “認識,事實上你也認識?!?
            “是高更嗎?”
            “對,其中一個是?!?
            “其中一個?一共有幾個人在講話?”
            “兩個,高更正在和……另一個人對話?!?
            “那 ‘另一個人’,你也認識?”
            文森特思考了半天,搖了搖頭:“我不確定,因為我沒看見,只是聽見了她說話的聲音?!?
            醫生點了點頭,又在筆記本上寫了幾筆:“那他們說了些什么?”
            “高更說要離開阿爾勒,我想是那句話刺激到我了?!?
            “為什么?”
            “我害怕他離開后,南方畫派就搞不下去了?!彼柫寺柤绨?,像個空手而歸的漁夫:“事實證明,也確實沒搞成?!?
            加歇醫生微微揚了揚嘴角,顯然他對這段時間的治療成果還算滿意。他又在筆記本上寫下“會自嘲”幾個字。
            “想聊聊南方畫派嗎?”醫生問道
            “那是個很棒的計劃?!蔽纳卣f:“我和我弟弟計劃效仿米勒和柯羅他們,在南方成立一個青年畫家工作室,遠離城市喧囂,同時又能讓他們感受到南方鮮艷的色彩?!?
            “聽起來確實很棒?!?
            “是啊,其實我應該堅持一下的?!?
            “堅持?怎么說?”
            “嗯,高更離開后,當地鄰居寫了封聯名信給市長,要把我趕出阿爾勒。其實我知道那不是他們的本意,我平時與他們相處的很好,而且那次發病也并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當然,除了我自己?!?
            “那他們為什么要寫聯名信呢?”
            “因為我得罪了一個大人物?!?
            “大人物?”
            “安德魯少爺,當地首富的兒子?!?
            “怎么得罪的?”
            “這和我的病情沒關系,是發病之前的事了?!?
            加歇醫生剛想追問,卻被文森特打斷:““我本該更好的捍衛我們的畫室的,真該用左輪手槍干掉一兩個寫聯名信的呆瓜,這樣他們準會閉嘴了。說到底還是自己膽子太小了?!?
            “左輪槍?你這比喻還真是……”
            “這可不是什么比喻,醫生?!蔽纳仄鹕韽牡厣夏闷鹚S身攜帶的挎包,伸手在里面掏了掏,居然真的拿出一把漆黑的左輪手槍,舉在半空晃了晃。
            “這……你從哪兒弄來的?”醫生幾乎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連手中的本子都掉在了地上。
            “我在當地認識幾個當兵的,他們幫我搞的?!?
            “放……放回去吧,請你放回去!”
            文森特看了看手里的左輪槍,又看了看醫生那張緊繃的臉,把槍塞回了包里。
            “你一直……隨身帶著……那玩意兒?”醫生的聲音聽起來緊張地要命。
            “我自己都納悶?!蔽纳匕芽姘呕氐厣?,用腳踢到一邊:“醫院,和后來的圣雷米精神病院,居然都沒人翻過我的包?!?
            醫生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只包,直到文森特將它踢到自己夠不著的地方,才稍微放松了一點。他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筆記本:“那后來呢?”
            “后來?后來我就去圣雷米精神病院了,本以為*多在那兒住三個月的,沒想到一住就是一年。哦對了,在那之前還在阿爾勒的醫院呆了一段時間,那兒比精神病院好些,至少可能自由走動,還可以外出畫畫。剛到精神病院那會兒,只能在病房里呆著,每個月還得給那兒交一百法郎的看護費,簡直就是花錢買罪受?!?
            “但是看病歷上說,你是自愿去圣雷米的,不是嗎?”
            “是的,我怕發起病來會傷著別人?!?
            “你有過傷人的行為嗎?”
            “那倒沒有,但我發起病來還挺可怕的,抓到什么東西都往嘴里塞?!蔽纳叵裾f笑話似的掰著手指數了起來:“我吃過顏料,吃過松節油,吃過土,還溜進醫院的鍋爐房吃煤灰?!?
            “是為了故意傷害自己嗎?”
            “我不知道,吃的時候一點印象都沒有,都是事后別人告訴我的?!?
            醫生低頭在筆記本上記了幾筆:“除了幻聽和吃……奇怪的東西外,還有其他什么別的癥狀嗎?”
            文森特先是搖了搖頭,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對了!我有過一次幻覺!你們叫幻視?”
            “說說看?!?
            “就在我把耳朵給了那個……那位女士之后,我又回到了小黃屋,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那棟兩層樓小屋子……”
            醫生點點頭。
            “我記得走回了自己的臥室,還把外套脫了下來,這我記得很清楚,然后躺在了床上,也可能是躺在地上,這就有點模糊了,總之是把脫下來的外套枕在頭上?!蔽纳貙⑹终瀑N在臉上模仿當時的樣子:“接著幻覺就出現了……我進入了德拉克魯瓦的一幅畫中。你見過他的《圣母憐子象》嗎?”
            醫生不置可否:“你能形容一下嗎?”
            文森特閉起眼睛,仿佛正在捕捉那幅幻象。
            “我感到自己的腦袋不是枕在外套上,而是枕在圣母瑪麗亞的腿上,那種感覺特別真實。她用手指輕拂著我的頭發,就像這樣……”
            他歪著腦袋捋著自己的頭發,一下,兩下……捋到第六下的時候,醫生終于忍不住了:“然后呢?”
            “哦!”文森特像忽然被叫醒了似的,眨了眨眼睛:“后來,后來我慢慢感覺不到耳朵的疼痛了,之前的幻聽也消失了,變得很安靜?!?
            “那一刻我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但睜開眼看到的卻不是天堂,而是阿爾勒醫院的天花板。說實話,還挺失望的?!?
            醫生右手托著下巴,仔細地聽著他說的每一個字后問道:
            “你是基督徒嗎,文森特?”
            “我父親是新教牧師?!?
            “你沒有嘗試把你看到幻覺畫下來?”
            “我畫了?!?
            “下次能帶來給我看看嗎?”
            “那幅畫不怎么樣,純粹是為了臨摹德拉克魯瓦,絕沒有傳達宗教信息的意思?!?
            “你不畫宗教題材嗎?”
            “那很扯淡,你不覺得嗎?”
            “扯淡?你是說宗教畫?”
            文森特點了點頭:“當圣母瑪利亞在馬廄順產了一名男嬰之后,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喂奶,而是將他放在地上祈禱?你不覺得這很扯淡嗎?”他抬頭觀察了一下醫生的表情:“希望這沒有冒犯到你?!?
            醫生笑了笑:“當然不會,我是個醫生,比起宗教,我更相信科學?!彼蚯疤搅颂缴碜?,故意壓低嗓音:“但這話千萬別讓瑪格麗特聽到,我那女兒……”醫生眼中充滿憐愛:“我就沒見過比她更虔誠的基督徒?!?
            文森特微笑著點了點頭。
            “她對你說了些什么嗎?”醫生忽然問道
            “瑪格麗特?”
            “不,圣母,當她用手指撫摸你的頭發時,她沒說什么嗎?”
            “沒~沒有?!蔽纳氐穆曇粲行╊澏?,說話時也沒有看著醫生,而是望著他身后的墻角。
            醫生瞇著眼睛盯著他看了幾秒鐘,又問:“她后來又出現過嗎?”
            “誰?”文森特看看醫生,又看了眼墻角,立刻將目光移回醫生的臉上:“不,沒有,你是說幻覺?從我離開圣雷米精神病院,就再也沒出現過?!?
            醫生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文森特的眼睛。
            “她此刻就在這間房間里,是嗎?”
            “當~當~當~”一陣沉穩的鐘聲
            兩人的注意力同時被引到了那個古老的座鐘上。
            文森特如釋重負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今天就到這兒吧?!贬t生也站起身:“哦對了,上次那件事,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你是說那幅《吉努夫人的肖像》?”
            “對,想好要賣多少錢了嗎?”
            文森從地上拾起他的挎包,面露難色:“事實上……我還不打算賣?!?
            “為什么?”醫生幾乎破音
            “呃……我覺得現在還不是給我作品定價的時候?!?
            醫生撓了撓頭:“這是你弟弟的意思?”
            文森特背起挎包:“是我弟弟的意思,但也是我的意思。我們現在只接受用作品交換?!?
            “我的天!那你們喜歡誰的畫?我去買一幅來跟你換?!?
            “你就那么喜歡那幅畫?”
            “喜歡?我的天!”醫生就像被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這簡直就是一幅杰作!一百年后的人一定會看著她落淚的杰作!”
            “沒那么夸張吧?”文森特雙手捏著挎包帶子,像個害羞的小學生。
            “那幅《星月夜》呢?也不賣嗎?”
            “那幅畫得不好,可以說是一幅失敗的作品?!?
            “那何不賣給我?”
            “失敗的作品,就更不能賣了……”文森特吞吞吐吐的說。
            醫生搖了搖頭,拍了拍文森特的肩膀說:“有時候我真搞不懂,你究竟懂不懂藝術?!?/p>

            成為梵高 作者簡介

            顧爺
            本名顧孟劼,一般文藝青年、藝術愛好者。因在微博上連續發布《小顧聊繪畫》系列長微博一炮而紅。關于藝術,一切的熱情都源于單純的喜愛。非科班出身,更沒有教授頭銜,因此,與其說在談藝術,倒更像是嘻嘻哈哈地在聊天?,F任上海古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CEO,把做藝術、玩廣告、搞視頻和樂此不疲地折騰一切認為有趣的事當作正業,著有《小顧聊繪畫》(兩卷)、《小顧聊神話》《小顧聊繪畫.文藝復興》《小顧聊印象派》。

            商品評論(1條)
            • 主題:

              是一本具有獨特了解的梵高的故事,如何成為一個“梵高”,對生活依然充滿沖勁。

              2023/4/17 15:47:17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