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atvvf"><track id="atvvf"></track></output>
        <noscript id="atvvf"></noscript>

        讀書月福利
        歡迎光臨中圖網 請 | 注冊
        > >
        人文閱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

        人文閱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

        描寫了北京舊時政府機關里一群小職員們的悲歡離合的生活(婚姻生活),此書出版后好評如潮,是老舍諸多小說中很好看的一部。

        作者:老舍
        出版社:國際廣播出版社出版時間:2023-01-01
        開本: 32開 頁數: 274
        本類榜單:文學銷量榜
        中 圖 價:¥19.9(4.0折) 定價  ¥49.8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有塑封/無塑封),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詳細品相說明>>
        本類五星書更多>

        人文閱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 版權信息

        • ISBN:9787507834956
        • 條形碼:9787507834956 ; 978-7-5078-3495-6
        • 裝幀:簡裝本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所屬分類:>

        人文閱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 本書特色

        老舍創作過各種以市民社會和知識分子為對象的小說,本書即以此為題材的作品集。其中寫于一九三三年的著名長篇小說《離婚》,通過舊北京財政所科員張大哥及市民知識分子老李等在婚姻家庭問題上的喜劇性矛盾,揭示了市民社會的灰色人生和卑微靈魂;以該諧幽默的筆調,嘲諷了灰色人物的妥協、懦弱、折中、敷衍、息事寧人、自欺知足等市民哲學。小說以其對市民社會具體而鮮活的刻畫描繪,擴展了中國新文學的題材領域,顯示了老舍現實主義創作的獨特性和深刻性。

        人文閱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 內容簡介

        《人文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是中國現代著名作家老舍繼《老張的哲學》、《趙子曰》、《二馬》、《小坡的生日》、《大明湖》和《貓城記》之后的第七部長篇小說,12.2×17.5開本,深綠漆布軟精裝,1933年8月20日良友圖書印刷公司初版,列為趙家璧編輯的“良友文學叢書”第8種。

          書中描寫了北京舊時政府機關里一群小職員們的悲歡離合的生活(婚姻生活),張大哥、老李是老舍在本書中著力塑造的主要人物。此書出版后好評如潮,是老舍諸多小說中很好看的一部。著名評論家李長之認為《人文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這本小說,“高出于他先前的一切作品者”,趙少侯評之曰《人文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的幽默“是真正的幽默”,老舍也*滿意這部作品。


          此次出版為良友版再版。

        人文閱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 目錄

        **

          一


          張大哥是一切人的大哥。你總以為他的父親也得管他叫大哥;他的“大哥”味兒就這么足。


          張大哥一生所要完成的神圣使命:作媒人和反對離婚。在他的眼中,凡為姑娘者必有個相當的丈夫,凡為小伙子者必有個合適的夫人。這相當的人物都在哪里呢?張大哥的全身整個兒是顯微鏡兼天平。在顯微鏡下發現了一位姑娘,臉上有幾個麻子;他立刻就會在人海之中找到一位男人,說話有點結巴,或是眼睛有點近視。在天平上,麻子與近視眼恰好兩相抵銷,上等婚姻。近視眼容易忽略了麻子,而麻小姐當然不肯催促丈夫去配眼鏡,馬上進行雙方——假如有必要——交換像片,只許成功,不準失敗。


          自然張大哥的天平不能就這么簡單。年齡,長像,家道,性格,八字,也都須細細測量過的;終身大事豈可馬馬虎虎!因此,親友間有不經張大哥為媒而結婚者,他只派張大嫂去道喜,他自己決不去參觀婚禮——看著傷心。這決不是出于嫉妒,而是善意的覺得這樣的結婚,即使過得去,也不能是上等婚;在張大哥的天平上是沒有半點將就湊合的。


          離婚,據張大哥看,沒有別的原因,完全因為媒人的天平不準。經他介紹而成家的還沒有一個鬧過離婚的,連提過這個意思的也沒有。小兩口打架吵嘴什么的是另一回事。一夜夫妻百日恩,不打不愛,抓破了鼻子打青了眼,和離婚還差著一萬多里地,遠得很呢。


          至于自由結婚,哼,和離婚是一件事的兩端——根本沒上過天平。這類的喜事,連張大嫂也不去致賀,只派人去送一對喜聯——雖然寫的與挽聯不同,也差不很多。


          介紹婚姻是創造,消滅離婚是藝術批評。張大哥雖然沒這么明說,可是確有這番意思。媒人的天平不準是離婚的主因,所以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必須從新用他的天平估量一回,細細加以分析,然后設法把雙方重量不等之處加上些砝碼,便能一天云霧散,沒事一大堆,家庭免于離散,律師只得干瞪眼——張大哥的朋友中沒有掛律師牌子的。只有創造家配批評藝術,只有真正的媒人會消滅離婚。張大哥往往是打倒原來的媒人,進而為要到法廳去的夫婦的調停者;及至言歸于好之后,夫妻便否認**次的介紹人,而以張大哥為地道的大媒,一輩子感謝不盡。這樣,他由批評者的地位仍回到創造家的寶座上去。


          大叔和大哥*適宜作媒人。張大哥與媒人是同一意義?!皬埓蟾鐏砹?,”這一聲出去,無論在哪個家庭里,姑娘們便紅著臉躲到僻靜地方去聽自己的心跳。沒兒沒女的家庭——除了有喪事——見不著他的足跡。他來過一次,而在十天之內沒有再來,那一家里必會有一半個枕頭被哭濕了的。他的勢力是操縱著人們的心靈。就是家中有四五十歲老姑娘的也歡迎他來,即使婚事無望,可是每來一次,總有人把已發灰的生命略加上些玫瑰色兒。


          二


          張大哥是個博學的人,自幼便出經入史,似乎也讀過《結婚的愛》。他必須讀書,好證明自己的意見怎樣妥當。他長著一對陰陽眼:左眼的上皮特別長,永遠把眼珠囚禁著一半;右眼沒有特色,一向是照常辦公。這只左眼便是極細密的小篩子。右眼所讀所見的一切,都要經過這半閉的左目篩過一番——那被囚禁的半個眼珠是向內看著自己的心的。這樣,無論讀什么,他自己的意見總是*妥善的;那與他意見不合之處,已隨時被左眼給篩下去了。


          這個小篩子是天賜的珍寶。張大哥只對天生來的優越有點驕傲,此外他是謙卑和藹的化身。凡事經小篩子一篩,永不會走到極端上去;走極端是使生命失去平衡,而要平地摔跟頭的。張大哥*不喜歡摔跟頭。他的衣裳,帽子,手套,煙斗,手杖,全是摩登人用過半年多,而頑固老還要再思索三兩個月才敢用的時候的樣式與風格。就好比一座社會的駱駝橋,張大哥的服裝打扮是叫車馬行人一看便放慢些腳步,可又不是完全停住不走。


          “聽張大哥的,沒錯!”凡是張家親友要辦喜事的少有不這么說的。彩汽車里另放一座小轎,是張大哥的發明。用彩汽車迎娶,已是公認為可以行得通的事。不過,大姑娘一輩子沒坐過花轎,大小是個缺點。況且坐汽車須在門外下車,閑雜人等不干不凈的都等著看新人,也不合體統,還不提什么吉祥不吉祥。汽車里另放小轎,沒有再好的辦法,張大哥的主意。汽車到了門口,拍,四個人搬出一頂轎屜!閑雜人等只有干瞪眼;除非自己去結婚,無從看見新娘子的面目。這順手就是一種愛的教育,一種暗示。只有一次,在夏天,新娘子是由轎屜倒出來的,因為已經熱昏過去。所以現在就是在秋天,彩汽車上頂總備好兩個電扇,還是張大哥的發明;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三


          假如人人有個滿意的妻子,世界上決不會鬧“共產”;沒有共產自然不會鬧*。張大哥深信此理。革命青年一結婚,便比老鼠還老實,是個事實,張大哥于此點頗有證據。因此,在他的眼中,凡是未婚的人臉上起了幾個小紅點,或是已婚的眉頭不大舒展,必定與婚事有關,而馬上應當設法解決。不然,非出事不可!


          老李這幾天眉頭不大舒展,一定大有文章。張大哥囑咐他先吃一片阿司匹靈,又告訴他吃一丸清瘟解毒。無效,老李的眉頭依然皺著。張大哥給他定了脈案——婚姻問題。


          老李是鄉下人。據張大哥看,除了北平人都是鄉下老。天津,漢口,上海,連巴黎,倫敦,都算在內,通通是鄉下。張大哥知道的山是西山,對于由北山來的賣果子的都覺得有些神秘不測。*遠的旅行,他出過永定門??墒撬麜缘镁沤龃?,蘇杭出綢緞,青島是在山東,而山東人都在北平開豬肉鋪。他沒看見過海,也不希望看。世界的中心是北平。所以老李是鄉下人,因為他不是生在北平。張大哥對鄉下人特別表同情;有意離婚的多數是鄉下人,鄉間的媒人,正如山村里的醫生,是不會十分高明的。生在鄉下多少是個不幸。


          他們二位都在財政所作事。老李的學問與資格,憑良心說,都比張大哥強??墒撬麄冏谝惶?,張大哥若是像個偉人,老李還夠不上個小書記員。張大哥要是和各國公使坐在一塊兒談心,一定會說出極動人的言語,而老李見著個女招待便手足無措。老李是光緒末年那撥子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孩子們中的一位。說不上來為什么那樣不起眼。張大哥在沒剪去發辮的時候,看著幾乎像張勛那么有福氣;剪發以后,頭上稍微抹了點生發油,至不濟像個銀行經理。老李,在另一方面,穿上*新式的西服會在身上打轉,好像里面絮著二斤滾成蛋的碎棉花。剛刮凈的臉,會仿佛順著刀子冒槐子水,又澀又暗。他遞給人家帶官銜的——財政所第二科科員——名片,人家似乎得思索半天,才敢承認這是事實。他要是說他學過銀行和經濟學,人家便更注意他的臉,好像他臉上有什么對不起銀行和經濟學的地方。


          其實老李并不丑;細高身量,寬眉大眼,嘴稍過大一些,一嘴整齊白健的牙。但是,他不順眼。無論在什么環境之下,他使人覺得不舒服。他自己似乎也知道這個,所以事事特別小心,結果是更顯著慌張。人家要是給他倒上茶來,他必定要立起來,雙手去接,好像只為灑人家一身茶,而且燙了自己的手。趕緊掏出手絹給人家擦抹,好順手碰人家鼻子一下。然后,他一語不發,直到憋急了,抓起帽子就走,一氣不定跑到哪里去。


          作起事來,他可是非常的細心。因此受累是他的事;見上司,出外差,分私錢,升官,一概沒有他的份兒。公事以外,買書看書是他的娛樂。偶爾也獨自去看一回電影。不過,設若前面或旁邊有對摩登男女在黑影中偷偷的接個吻,他能渾身一麻,站起就走,皮鞋的鐵掌專找女人的腳尖踩。


          至于張大哥呢,長長的臉,并不驢臉瓜搭,笑意常把臉往扁處縱上些,而且頗有些四五十歲的人當有的肉。高鼻子,陰陽眼,大耳唇,無論在哪兒也是個富泰的人。打扮得也體面:藏青嗶嘰袍,花駝絨里,青素緞坎肩,襟前有個小袋,插著金夾子自來水筆,向來沒沾過墨水;有時候拿出來,用白綢子手絹擦擦鋼筆尖。提著濰縣漆的金箍手杖,杖尖永沒挨過地。抽著英國銀星煙斗,一邊吸一邊用琺藍的洋火盒輕輕往下按煙葉。左手的四指上戴著金戒指,上刻著篆字姓名。袍子里面不穿小褂,而是一件西裝的汗衫,因為*喜歡汗衫袖口那對鑲著假寶石的袖扣。張大嫂給汗衫上釘上四個口袋,于是錢包,圖章盒——永遠不能離身,好隨時往婚書上蓋章——金表,全有了安放的地方,而且不易被小綹給扒了去。放假的日子,肩上有時候帶著個小照像匣,可是至今還沒開始照像。


          沒有張大哥不愛的東西,特別是靈巧的小玩藝。中原公司,商務印書館,吳彩霞南繡店,亨得利鐘表行等的大減價日期,他比誰也記得準確??墒?,他不買日本貨。不買日貨便是盡了一切愛國的責任;誰罵*賊,張大哥總有參加一齊罵的資格。


          他的經驗是與日用百科全書有同樣性質的。哪一界的事情,他都知道。哪一部的小官,他都作過。哪一黨的職員,他都認識;可是永不關心黨里的宗旨與主義。無論社會國家有什么樣的變動,他老有事作;而且一進到個機關里,馬上成為*得人的張大哥。新同事只須提起一個人,不論是科長,司長,還是書記,他便閉死了左眼,用右眼笑著看煙斗的藍煙,誠意的聽著。等人家說完,他睜開左眼,低聲的說:“他呀,我給他作過媒?!?


          ……

        展開全部

        人文閱讀與收藏·良友文學叢書:離婚 作者簡介

        舒慶春(1899年2月3日-1966年8月24日),字舍予,筆名老舍,滿族正紅旗人,本名舒慶春,生于北京,中國現代小說家、著名作家,杰出的語言大師、人民藝術家,新中國第一位獲得“人民藝術家”稱號的作家。著有長篇小說《小坡的生日》、《貓城記》、《牛天賜傳》、《駱駝祥子》等,短篇小說《趕集》等。老舍的文學語言通俗簡易,樸實無華,幽默詼諧,具有較強的北京韻味。

        1966年8月24日,中國作家老舍因不堪忍受*的暴力批斗,在北京太平湖投湖自盡。1978年初,老舍得到平反,恢復了“人民藝術家”的稱號。

        商品評論(0條)
        暫無評論……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圖網
        在線客服
        3344成年站在线视频,3344免费高清看片,3344小视频在线观看,3344永久在线观看免费,3344在线看片免费